李长青穿上黑色风衣,将挂衣杆另一侧的软呢帽取下拂了拂尘埃,戴上,随后拿起墙边手杖走到门边,很绅士的为唐小雨拉开了门。

  后者此时早已将身上的卡通睡衣变回了那件白色的长裙,只是刚往外走了两步却又犹豫起来:“要不还是算了吧,总觉得这样大摇大摆的出去散步有些惊悚。”

  说罢也不待李长青回应,便化作一缕青烟,钻进了他的软呢帽中。

  随后打了个喷嚏,“李长青,你两周没洗软呢帽了吧,里面好臭!”

  “胆小鬼!”

  李长青无力的吐槽一句,不再勉强对方,反锁上侦探所的大门。

  走了两步,突然停下,“钱藏好了?”

  “藏了藏了,老地方,窃贼总不可能去偷它吧?又臭又重的……”唐小雨胸有成竹道。

  ……

  “两个人”悠闲的散步到两百米外的公交车站,等了十多分钟,坐上13路公交车,前往东城区。

  那边有南临市最大的香烛古玩家具市场。唐小雨上次坚持要买在侦探所附近路边摊上的便宜货,吃了大亏,没及时发现问题的前世直男李长青生平最不能忍的就是在女生面前出洋相丢大脸。

  即便对方其实是女鬼,但也是只比前世的王祖贤和刘亦菲还要好看的女鬼啊!

  尽管李长青自穿越后,时常会被这具身体所留下的记忆片段中,那些根深蒂固的镌刻在骨子里的节俭思维所影响,但源自前世大男子主义的骄傲,还是让他做出了去买最高档香烛的决定。

  曾经丢掉的脸面,务必亲手给买回来!

  来到东城区八宝街站,下车便看到不少卖香烛纸钱的店铺。

  李长青随意地走了近百米,选了一家装修最华丽的店走了进去。

  这家店售卖的商品,除了香烛外,还有念珠、玉器和一些神灵的雕像。

  这个世界似乎是没有佛教和道教的,但有一些类似的宗教,不过李长青也没空去理睬这些和前世佛道似是而非的道具背后的含义,他径直走到香烛柜台前,指着柜台里的四排香问道:“能拿出来让我看看么?”

  “不知您想看的是哪一款?”

  销售小姐微笑着介绍道:“我们长寿祭祀店里的香全部进口自洪山王国,有资格供奉给最高档次的神庙祭祀!”

  李长青:“能全部拿出来看看吗?我想都闻一下。”

  销售小姐迟疑:“客人,我们通常最多只能从柜台里取三种出来对比的,这些香的档次差别很大呢……”

  李长青淡淡道:“我保证至少会买一种,而且量不会少。”

  销售小姐立刻手脚麻利的全摆了出来……

  李长青刚要选,却传来帽子里一阵哀鸣:“李长青,你好笨啊!你这样待会怎么讲价?而且这些香都好贵啊……”

  “这次你立了大功,所里决定提升你的福利,在每个月的预算里增设你的饭补。以前你没有饭补,是所里失职,现在这样才叫公平。这是原则问题。”李长青正色道。

  又补充:“你全闻闻,看哪种或哪几种你喜欢。”

  “是这样子的吗?那……好吧……”

  忽悠成功!

  李长青一根根的拿起香凑到鼻子边上装模作样的闻着,动作很慢,表情仿佛很享受,直看得销售小姐心里犯嘀咕,“这客人要求那么高那么细,要说很懂吧,可他捏香的手势很业余,很容易让香头相互间碰撞摩擦。而且这香不是烟啊,他怎能凑到鼻边深呼吸呢,不怕把颗粒粉末给吸进去么?但要说他不懂吧,他每次选香研究时间最长的,都是些质量口碑都很好的内行品种……”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也幸好今天是周四,晚上客人少,不然销售小姐脸上的笑容早就挂不住了。

  半小时不知不觉过去了。

  当李长青终于放下手中的香,不再做动作,脸上露出思考的表情时,销售小姐原本有些僵硬的表情顿时轻松下来,期待道:“客人可是选好了?”

  李长青没有立刻回答,因为唐小雨依旧还在帽子里各种纠结着:

  “那个鹿香吃起来应该会很甜,但吃多了变胖了怎么办……”

  “那个琼香3号味道很独特,可感觉时间长了应该会腻……”

  “……”

  李长青无语,抬手看了看表。

  唐小雨秒懂:“那就选……选……选皮文香吧,那个清而不淡,口味刚好……”

  “假如我买15斤龙胆香,2斤幽兰香,3斤梵线香的话,整体打五折行吗?”李长青却仿佛没听到唐小雨的惊叫声,继续指着台面上的其中几款高档香问。

  唐小雨纠结和挑选的,都是一些相对便宜的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旱魃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久伴无言只为原作者巫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巫九并收藏旱魃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