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公主府外一阵女子尖叫的声音,随着脚步声一同传进了公主府:“公主殿下,不好了。”

  正是公主雪梦兮的侍女静儿,她穿着绿色的衣衫,匆匆忙忙跑进雪梦兮的卧室,刚一进去,便看见雪梦兮正安安静静的躺在夜雨寒的怀中,两人闭着眼还未醒来。

  静儿看见夜雨寒也在,心中嘀咕着:“没想到相爷难得一次来公主府,就被遇上了。”随后她摇了摇脑袋,自言自语道,“想什么呢。”

  她跑到床前,双手用力的摇着夜雨寒和雪梦兮,二人才被她缓缓的摇醒,雪梦兮见自己躺在夜雨寒的怀中,虽然都穿着衣衫,但是被静儿看见了,还是忍不住俏脸一红。

  夜雨寒率先起身,然后将雪梦兮扶了起来,这时静儿才急切的说道:“公主殿下、相爷不好了,今日守卫发现,帝王陛下在自己的寝宫中被人暗杀了!”

  “什么?”这话犹如一把剑深深的插进了雪梦兮的心中,寸心如割般的疼痛,整个人脑中一片空白,不知所措。

  而一旁的夜雨寒此时心中大喜,暗道:“雪龙渊死了,看来江南得手了,接下来的事情全都朝着我计划的方向进行着。”

  但他表面上却装出悲切的神色,将雪梦兮顺势揽入怀中,柔声安慰着:“梦兮,我知道你心中很难过,同样我也悲痛欲绝,陛下不仅是你的父亲,还是我的父亲啊。”

  夜雨寒安慰了雪梦兮许久,将摇摇欲坠,仍然沉浸在伤痛中的雪梦兮扶着坐在椅子上,然后对静儿吩咐着:“你先照顾好公主,我去与众大臣调查并商议此事。”

  说完,他又安慰了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的雪梦兮一会儿:“梦兮,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凶手。”

  说完,他转身离开了公主府。

  雪龙渊的寝宫中,朝中的文臣和武将看着躺在床上死去的帝王雪龙渊,焦急的互相交谈着。

  “你说,帝王陛下这寝宫平日防备森严,刺客是如何进来的?”一名文臣来回走着,边走边问他身旁的那人。

  离帝王雪龙渊不远的一名武将,在检查完帝王雪龙渊的伤势后,低声分析道:“陛下身穿当世名器排名第四的蚕丝雪甲,而刺客却直接用匕首割破了帝王陛下的咽喉,导致陛下丧命,但现在的疑点是刺客如此行刺,为何没有惊醒陛下?况且我们的陛下本就是武将出生,警觉性不会低。”

  分析完,他传来屋外守候的侍卫,问道:“昨夜你们守卫时当真没有听见里面有异常动静?”

  毕竟是他的失职,所以被问话的侍卫胆战心惊的回道:“是,是的,昨夜我们守在门外,屋中一点动静都没有,直到今日我们一起进去叫醒陛下,才发现陛下他……”

  这时,门外传来一声:“丞相大人到。”

  夜雨寒从寝宫外迈着凝重的步伐走了进来,朝中众臣纷纷为其让道。本来夜雨寒就是文臣之首,而武将之首炎冥已经战死了,现在武将中没有为首的,所以现在朝中最大的当属丞相夜雨寒。

  当他走到帝王雪龙渊的身旁,看着死去的雪龙渊,忽然双膝跪地,撕心裂肺的哭泣着:“陛下,您怎么会招如此不测?”说完声情并茂的哭泣着,这演技,在场的只有他自己知道是装的,而其余人看见后,均纷纷上前安慰着,同时还夸赞他:“你看这夜相,虽为驸马,但待陛下如同生父一般。”

  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将心权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久伴无言只为原作者佛心魔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佛心魔魂并收藏将心权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