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希气鼓鼓的瞪了男人。

  “没有。”

  她能说后悔吗?

  当然是不能!

  “我手疼。”

  既然不能说不能,那她这个辛苦的劳动力不行了,是不是这个男人,可以免费的当一下按摩师?

  顾景深看了一眼自己眼前的手,随后看向身旁的小女人。

  “看什么啊,你让我手疼成这样,你难道不该按按?”欧阳希见他不动手,气鼓鼓的说道。

  “呵。”

  他算是见识到什么叫蹬鼻子上脸了。

  “赶紧,我还要睡觉。”

  顾景深见欧阳希,使唤他使唤的十分的利落,知道说什么,也是对牛弹琴,加上他现在心情还不错。

  顾二少做起了按摩师。

  “蹬鼻子上脸。”

  “只对你。”

  欧阳希被按的很舒服,她的瞌睡也来了,打了一个哈欠,趴在了床上,软绵绵的嘤咛了一声。

  根本不知道。

  三个字。

  让身后的男人,差点失控。

  顾景深眼神深邃,他看着已经睡着的欧阳希,无奈的轻笑了一声,因为一些小利益,就这么将自己卖了的人,他倒是第一次见。

  手指划过白皙的脸庞。

  “这一年,我会对你好。”

  小傻子。

  ……

  翌日。

  夏初笙醒来的时候,顾迟暮已经不在了,她看着身旁空落落的位置,心底慌乱了起来,鞋子都没有穿,直接去了楼下。

  “哎哟,我的太太,你赶紧将鞋子穿上啊。”

  管家已经知道了夏初笙怀孕的事情,她见夏初笙光着脚跑出来,那一颗心直接掉了起来,快速的吩咐着身边的佣人,去拿夏初笙的鞋子。

  “顾迟暮呢?”

  “先生出去了。”

  管家如实的回答。

  “出去了?”

  夏初笙皱眉,想到了顾迟暮身上的毒:“他现在出去干什么?他的身体……你们怎么不阻止!”

  管家将鞋子放在了夏初笙的面前。

  “太太,先生是我们的主子,我们只是佣人,主子的事情,我们怎么可能多加打听,还有先生说了,请太太你暂时在家里休息,你现在的身体,也不适合在外面乱跑,你还是听……”

  “我不能出去?”

  顾迟暮到底想要干什么?

  管家叹息:“太太,先生也是为了你好。”

  夏初笙虽然想要问为什么。

  但是现在她也出不去,这里都是顾迟暮的人,他想要将她给禁足在这里,那肯定是不会让她出去。

  只是他为什么这么做?

  想不明白。

  夏初笙也只能耐着性子等待。

  ……

  晚上。

  顾迟暮将车子停好,他从车里走了下来,手里的外套交到了管家的手里,他看了一眼客厅,没有找到夏初笙的身影。

  “太太呢?”

  “太太在房间里面。”管家恭敬的回答。

  “嗯。”

  顾迟暮迈着长腿上了楼。

  推开卧室的门,就看到夏初笙正坐在沙发上,她的手里拿着一本书,是一本有关演戏的书。

  顾迟暮看着她老实待着的样子。

  挑眉一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山月不知心底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久伴无言只为原作者夏初笙顾迟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初笙顾迟暮并收藏山月不知心底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