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的不是旁人,正在国外的左兰。https://

  之前对她说过自己能治,左兰不信,非得相信国外的月亮比较圆。

  这下好了,到了国外后发现月亮还是那个原谅,所以又屁颠屁颠的跑了回来。

  而且动作还挺快,早上刚打的电话,下午就回来了,

  不过回来只是代表回国了而已,毕竟这座城市的机场并不是国际机场。

  跟左兰结束通话后,赵权就又跟曹国光聊了几句。

  “关于曹家的事情,你的放心程度跟你手紧握的程度是一样。”

  “你抓的越紧,心就放的越宽松。”

  留给曹国光一个神秘的笑容后,赵权就离开了。

  曹国光稍微品了品,立刻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如果上午的时候他抓的紧一些,严重警告曹炳川,或许这件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但现实并没有如果,所以他现在自己的后代就只剩下一个女儿了。

  女儿曹炳芬之前跟左兰可是不对付,对待赵权的态度就更不用说了。

  所以意识到这点后,曹国光赶紧给曹炳芬打了电话,“用最快的时间滚过来见我!!!”

  他这是骂人吗?显然不是的,他这只是在救人……

  当天晚上的时候,赵权跟曹薇在家中摆完了饭菜,左兰也回来了。

  一家三口吃着东西,其乐融融。

  所谓乐,当然也是各有各的乐,曹薇乐的是左兰回来了,左兰乐的是赵权说不用动手术,而赵权的乐则跟她俩无关了。赵权乐的是,下午的时候给韩璐打了个电话,韩璐说一切正常。

  甚至于,小宝宝还会在肚子里踢她了,这让她特别的高兴。

  韩璐高兴,赵权当然也高兴,不过更感觉到了紧张。

  如果不能赶在海盗船之前找到曹国胜,掌握使用那种力量的本事,他便没法给家人一个安稳的生活,更没法在这种生逢变局的时代,拥有勇于担负一切的力量,或者说是能力。

  吃过晚饭后,曹薇服用了左兰从国外带回来的保健品。

  说的是保健品,实际上就是一种催眠药,把曹薇给药睡了。

  赵权很无语,“你至于吗,明天薇薇又不是不去学校。”

  左兰瞪了赵权一眼,“合着你身上没囊肿,不用担心被切是吧?”

  好吧,谁让她是丈母娘呢,丈母娘永远是有道理的。

  随便找了根缝衣针后,赵权就来到了左兰的近前,示意左兰脱衣服。

  之前的交流中,左兰就知道赵权是要扎背针灸的,所以倒也没什么可尴尬的。

  但问题是,你不能用缝衣针来敷衍了事吧?人家老中医不是都有专门针灸用的针吗?

  当左兰好奇的把这个问题提出后,赵权的回答让她无言以对。

  “赌神赌圣的那些高手你没见过你总看过电影吧?他们靠的是随身携带一副扑克才能赢吗?难道换成别的扑克就赢不了吗?这玩意儿贵在技术,工具是次要的,你不懂!”

  好像也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拿缝衣针扎,怎么总觉得有那么几分荒诞呢?

  “你可千万别不靠谱啊,我就指望你了,你别趁机报复我,把我扎成马蜂窝……”

  左兰嘟嘟哝哝的,赵权很是无语,真想先把她嘴巴给缝上。

  出屋子,赵权装模作样的拿火烧了下针尖算作消毒,然后回到屋内。

  而这时候,左兰也已经脱掉了上衣,赤着上身趴在了床上。

  不得不说,左兰的肌肤真的很娇嫩,根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真的是富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久伴无言只为原作者九连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连环并收藏我真的是富豪最新章节